<big id="333f1"></big>
      <big id="333f1"><progress id="333f1"><thead id="333f1"></thead></progress></big>

            中國西藏網 > 援藏

            用青稞書寫援藏之路 讓西藏老百姓的生活越來越美好

            發布時間:2020-11-06 16:45:00來源: 央視網

              西藏,一片神奇瑰麗土地。在這里,科技扶貧的力量能否改變深度貧困?中國農業科學院農產品加工研究所所長王鳳忠將分享他用青稞書寫的援藏之路。

              王鳳忠:2016年7月20日,我接到了中國農科院人事局局長的電話,他說:“鳳忠同志,經院黨組討論,決定派你參加中組部第八批援藏工作,你看有什么困難?”接到電話的一瞬間我是猶豫的,當時我的年齡是44歲,心臟不是太好,但是我給了魏局長一個肯定的答復,我接受組織的安排。因為我在那之前去了西藏9次,跑遍了西藏的很多縣,我對西藏很了解也有情結,我認為我所具有的農產品加工的知識、資源對西藏來說都非常需要,我覺得我能給那一方土地帶來些利益。所以,我在接受了三天的培訓后,來了一次說走就走的援藏之路。

              聽起來好像很浪漫,但實際上援藏之路困難重重。第一個,就是高反。來西藏第3天,我們有兩位同事出現了嚴重的肺水腫住進了醫院。第9天,一位來自安徽的援友在山南出現了嚴重的高原反應,住進醫院,變成了植物人,1個月后成為我們第八批第一個永遠長眠于雪域高原的援友。3年時間,援友有13個人由于不同原因犧牲了。

              第二個就是責任的壓力。到西藏的第一天,西藏農科院尼瑪扎西院長就要請我吃飯,當時我還挺高興。誰知道剛坐下,菜還沒上,院長就拿出了一張圖紙讓我看,原來他們當時正在籌備建立一個食品加工研究所,院長拿著圖紙就開始問我怎么規劃、怎么設計。于是建立西藏農牧科學院的農產品開發與食品科學研究所成了我抵藏后的第一項工作。也是在這頓飯桌上,院長給我提出了“六個一”的目標和任務:建立一個研究所、培養一批科技人才、開發一批產品、推動一個產業、扶持一些龍頭企業、帶動一方百姓致富,這雖然有壓力,但更大的是動力。

              從哪下手呢?青稞是西藏的第一大農作物,青稞產業作為西藏最大的農業產業,是西藏脫貧致富的關鍵。為西藏解決4萬噸青稞原料的出藏難的問題,西藏自治區扶貧辦尹分水主任和企業找到我,希望能夠在青稞的主糧化方面有成效,在青稞米、青稞面粉等方面形成產能,并且在年底之前開發出系列產品。在了解了相關情況后,我覺得需要和國內多個領域專家合作,2個月內我5次回京,設計了年產4萬噸青稞米最大規模生產線。當時西藏青稞加工產業基本處于小規模生產,缺乏創新性產品,我調研了全區27家有一定規模的企業,都不具備建大規模生產線的能力,但是有一家公司有潛力,經過與公司負責人多次接觸,我告訴他發展青稞產業的困難,要付出的代價相當大,但是這對于西藏的青稞產業、當地老百姓都會帶來很大的利益,如果他愿意嘗試、并且有信心去做,我也將竭力全力幫助他。這個負責人也是個有情懷的人,很快與我們建立了合作關系。5月份,我們選定了桑珠孜區開發區的一個地塊,同時開展了廠房設計、工藝路線的選定、加工設備的配套以及新產品劑型定型等工作。8月份,最大單體廠房在日喀則建設,9月份完成設備采購,10月15日生產線完成安裝,可以說建設創造了西藏企業建設史上的“西藏速度”。

              硬件算是解決了,但是青稞加工技術方面當時在國內基本還是個空白。青稞籽粒有一個腹溝不好脫皮,傳統的加工做法會直接把青稞的糊粉層去掉,這個糊粉層具有很好的輔助降血糖功效,去掉了會影響青稞的營養價值,當時我剛好在我們的研討專家群里看到江南大學陳正行教授發布了一個柔性脫皮技術,第二天我就去了他們學校找到陳教授,后來就把這個關鍵性的技術難題給解決了。為解決青稞米保質期短、易氧化的難題,我回北京請教中國農大的專家,利用過熱蒸汽滅酶技術使保質期延長。青稞的表皮質地比較硬,蒸米飯時需要長時間浸泡,消費者買回家還得泡8個小時,嚴重影響了消費者的購買欲望,所以這個問題也得解決,我就找到了國內雜糧專家溝通探討微膨化技術,這樣青稞就可以和大米同蒸同熟,為青稞進入千家萬戶做足了準備。

              同時,我們積極研發新產品,出了6大類100多款青稞產品,包括青稞米、青稞面、青稞面條、青稞酒、青稞酵素等產品。

              目前,青稞米也進入了國家扶貧產品采購名錄,我扶持的企業目前成為了自治區最大的青稞加工企業。在與企業合作的同時,我摸索出了“飛地扶貧”的產業扶貧新模式,得到國務院扶貧辦、西藏自治區扶貧辦的高度認可,對于解決深度貧困區脫貧致富提出了一條有自治區特色的扶貧方案。

              援藏是一份事業,用心付出才有責任的擔當;援藏是一種見證,用心維護才有民族團結的樂章。三年援藏雖已過去,但一次援藏路,一生西藏情,我還會持續關注、投入熱情和精力,幫助雪域高原發展。

              青年農業創業者 牛越:您選擇青稞做扶貧產業,只是因為地區需要?還是青稞本身真的很值得去開發、推廣?

              王鳳忠:青稞是西藏地區的民生糧、保障糧、致富糧、健康糧,西藏的青稞產量很高,青稞具有幾個非常好的物質,其中的β-葡聚糖是被國際公認的輔助降血糖的物質,同時它還富含有一些直鏈淀粉等,直鏈淀粉被人體難以迅速消化吸收,所以會間接讓我們的血糖升的速度慢下來,也是一個非常好的輔助降血糖的物質。這樣的一個好產品長期在西藏,沒有被廣大的百姓所接受,主要原因就是形式太過單一,口感不好,所以我們把青稞開發成了方便營養的食品。

              中國農業大學博士 吳一凡:您提到青稞米進入到國家扶貧產品采購名錄里,這個意味著什么?

              王鳳忠:這有兩個意味,第一個是進入名單是很難的,首先得到了自治區的認可,才能推薦到國家扶貧產品采購名錄;第二個通過扶貧產品采購名錄的推廣,使青稞更多地被百姓所認可,促進青稞的消費,也對當地扶貧產業有一個帶動作用。

              牛越:青稞產業帶動起來了,老百姓受益了嗎?農戶收入提高了嗎?

              主持人:我們現場請到了一位藏族同胞曲央,讓她通過她的親身經歷來談一談。

              藏族同胞 曲央:我小時候家里很窮,家里的經濟來源主要靠父親一人在外打工,家庭生活困難,屬于建檔立卡貧困戶。之前青稞一斤最多也能收到2元,自從王老師和德琴公司建廠開始規?;召徢囡?,發展青稞產業后,以高于市場價格2.4元購買青稞。我現在在德琴公司做文員,現在我每個月的工資能拿到5000多元。如果沒有這個公司,也許我要去很遠的地方打工,又照顧不了自己的家人,現在這個工作離家近,我可以利用周末和假期時間隨時看望家人,現在我們全家已經脫貧了。

              主持人:王所長,我聽您在演講里提到了一個“飛地扶貧”模式,這個是怎么操作的?

              王鳳忠:大家知道在極度貧困區,它一般的資源比較匱乏,交通不便,所以我們在選擇離極度貧困區相對較近的一些發達區域建設工廠,讓工廠把西藏的一些扶貧資金投入進去,這樣老百姓一方面利用扶貧資金所產生的收益獲得一些股金,同時企業還可以吸納當地的一些老百姓來打工,獲得一些工資性的收入,企業還可以從極度貧困區收購這些原材料,比如青稞從每斤2元錢提升到2.4元錢,每斤增加4毛錢的收益,在農業方面又進行了一個增值,扶貧資金給貧困戶帶來收益。所以這個“飛地模式”當時也得到了國務院扶貧辦的高度認可。

              牛越:如果我要去西藏創業做農業,老師您會給我哪些建議?

              王鳳忠:如果從產業選擇的角度,建議首選青稞產業,可以開發很多的產品,其次藏豬產業,你可以選擇松茸、藏羊、牦牛等特色產業。從一二三融合角度考慮,我建議盡量用二產,用加工業帶動一產的種養殖業、拉動三產的服務業,這樣你能享受到產業鏈整體的效益。同時,要充分考慮到環境的問題,做好各方面的準備,比如身體上和心理上的準備。

              主持人:王所長,您的“六個一”的任務完成了嗎?

              王鳳忠:經過三年努力,我超額完成了組織交給的“六個一”的任務。研究所成功的建成了,我同時培養了50多名科技干部,還有1名博士和幾名碩士;在產品開發方面,我開發了160余種產品,我們也確實讓藏族百姓致富了。

              主持人:說得太好了!相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西藏這片美麗的土地會越來越富有,西藏老百姓的生活也會越來越美好。對我們廣大的百姓而言,最好的援藏方式是什么呢?就是走進西藏去看一看,在西藏體會一下西藏的特色產品、看一看風景、住一住西藏的民宿,這就是對西藏最好的支持。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博雅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