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333f1"></big>
      <big id="333f1"><progress id="333f1"><thead id="333f1"></thead></progress></big>

            中國西藏網 > 文化

            英雄史詩格薩爾:從“做夢就會吟唱”到數字化永久“記憶”

            發布時間:2020-11-16 13:39:00來源: 中國新聞網

              “做夢就會吟唱”“拿白紙就能說唱成百上千個故事”是格薩爾藝人們傳統看家本領,如今,紙質+數字化正實現世界最長且活態傳承的英雄史詩格薩爾的永久“保存”。

              圖為10月14日拍攝的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第二民族完全小學格薩爾文化傳承班學生演唱格薩爾史詩。中新社記者 張添福 攝

              納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遺”名錄的“格薩(斯)爾史詩傳統”,在中國的藏族、蒙古族、土族等兄弟民族中口耳相傳,不丹、印度、蒙古國等國家也流傳頗久。

              “做夢就會吟唱”

              “我做了個夢,夢見格薩爾王,他問我還記得自己的上輩子嗎……”曾是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牧民的旦巴江才,日前向記者回憶8歲時的傳奇夢境。

              “格薩爾王用柏木在我頭上打了三次,還送了我一面鏡子和一本書,”旦巴江才說,“格薩爾讓我傳唱他的故事?!?/p>

              自此,并無家庭環境熏陶的旦巴江才,成為格薩爾說唱藝人,能脫口而出格薩爾史詩,21歲,他又成為格薩爾圓光藝人,即“拿著銅鏡、白紙,我就可以說唱成百上千個故事?!?/p>

              神授藝人、掘藏藝人、圓光藝人、聞知藝人……青海省格薩爾史詩保護研究中心先后登記該省上百位格薩爾各類型的藝人,并建立基本信息檔案。

              草原牧民成格學專家

              跟旦巴江才一樣,13歲那年,達哇扎巴趕著牛羊,在玉樹州雜多縣莫云鄉放牧時,“夢里選擇了說唱格薩爾”。

              圖為10月14日拍攝的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第二民族完全小學格薩爾文化傳承班學生演唱格薩爾史詩。中新社記者 張添福 攝

              如今,達哇扎巴被吸收進玉樹州文化館,在說唱、整理、出版格薩爾書籍的同時,指導設計了格薩爾嶺國三十大將及十八女性的銅像。他正參與玉樹州重點文化工程《格薩爾》史詩搶救保護工程,明年,這項為期五年的規模浩大的工程將收官。

              “如果沒有政府的支持,我只是個單純的民間說唱藝人,不會取得這樣的成果?!边_哇扎巴不無感慨。

              紙質+數字化永久保存“記憶”

              青海、西藏、四川等省區正持續出版種類繁多的“寫不完”“畫不完”“唱不完”的格薩爾史詩紙質書籍。

              來自“萬里長江第一縣”玉樹州治多縣的文扎,便醉心其中,“20世紀70年代,我們村上大部分人不識字,放學回家,我母親、兄弟姊妹都等著我說唱格薩爾。那時,格薩爾史詩的書籍特別稀罕,一部《霍嶺大戰》,一只羊甚至一頭牛,都換不了?!?/p>

              “我來自格薩爾王妃森姜珠姆的故鄉嘎嘉洛草原,大家以為格薩爾史詩是單純的關于戰爭的英雄史詩,但我想側重關注里面的浪漫情調,這其實是一部《戰爭與和平》?!蔽脑F在已整理三十多部格薩爾史詩,“但這才剛剛開始,很多內容,我可能這輩子也做不完?!?/p>

              “我那時理解格薩爾史詩,以為里面的內容都是真實的。我很向往格薩爾那個時代,想成為里面中的神奇人物,”文扎說,“現在看來,有些內容其實就像童話世界一樣?!?/p>

              青海省格薩爾史詩保護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巷欠才讓說,數字化保護是“非遺”保護的必然結果,格學界正利用數字化等形式,如建立數據庫、搭建社交平臺等,對其真實記錄,實現永久性保存。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博雅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