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333f1"></big>
      <big id="333f1"><progress id="333f1"><thead id="333f1"></thead></progress></big>

            中國西藏網 > 名家專欄

            當年頗有影響的“西康民眾慰勞前線將士代表團”

            喜饒尼瑪 發布時間:2020-06-11 15:41: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在決定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抗日戰爭中,眾多愛國人士挺身而出,他們或投入戰場,親臨前線為保家衛國浴血奮戰;或為獲取敵方情報深入簡出、隱姓埋名,犧牲自我;或以筆做槍,刺向敵寇。中國各民族、各階層、各政黨、各團體、各宗教派別均同仇敵愾,共赴國難,一致御侮,彰顯了中華民族的強大凝聚力和民族精神,為戰爭的最后勝利做出了自己的貢獻,在中國近代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圖為重慶抗敵后援會歡迎“西康民眾慰勞前線將士代表團”圖片由喜饒尼瑪提供

              抗戰爆發,藏族僧俗民眾雖處邊疆,但意識到“倘若隱忍,國亡立至。況康藏問題久懸難決,反變本加勵者,英帝國為后盾耳,既見中國怯懦如此,日既強占沈陽一帶,雄大素稱之英國寧坐視不強占康藏乎,言念及此,欲哭無淚,哭亦非計,此時不戰,又將何待?!?“警耗傳來,我等痛愴至極,發指血騰。悲憤之余,唯一希望政府者,即請立下全國總動員令,驅彼倭奴,還我故土。竊日本帝國主義之敢于悍然不顧,跡其居心,緣以垂涎甚久,宿望至殷,事前籌劃以詳,進攻步驟如此嚴整,此非抗議交涉,即能璧還失地。處此千鈞一發之際,國人無不愿以灼熱赤血,洗此奇恥,刷此大辱,以我等老髦無力,亦愿與之一擊,寧作戰死鬼,不作亡國奴?!薄吧型珖恢轮鲝?,共赴國難,不勝迫切待命之至?!彼麄兩罡小耙载熑窝圆荒苄涫峙杂^,以良心言,不容隔岸觀火”,組織了諸多抗日團體宣傳、支持抗戰。

              組織較早的是1938年夏,西康相子翁堆、丹巴青攘呼圖克圖、康定貢嘎呼圖克圖等率領的“西康民眾慰勞前線將士代表團”,一行十二人赴重慶和各大戰區慰問前線抗日將士。


            圖為《新華日報》載“康藏民眾代表慰勞前線將士書” 圖片由喜饒尼瑪提供

              該團不僅僅是到前線慰勞抗日將士,表示藏族人民對抗戰將士之崇敬。同時,也間接向國際社會說明敵方一向分化我國各民族奸計的必然失敗,昭示西康各民族作為中華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面對日寇侵略之下團結一致抗日的立場。


            圖為西康民眾代表團過渝赴武漢獻旗勞軍時合影 圖片由喜饒尼瑪提供

              該團于1938年3月動身,6月18日始至重慶。他們隨即向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獻上錦旗等,表示要在政府領導之下,同心抗戰,誓做前線抗戰將士的堅強后盾,并繼續“傾康藏人力、物力,分期分批貢獻國家”。該團于是立即將在藏區募捐來的金銀首飾400余件(銀質飾物四十斤零十五兩五錢,金質飾物六件,紗洋八十五元四角,大洋十九元,小洋十一元)以及狐皮、豹皮、藏族茶壺、馬鞍等禮物一并獻給國家,以應抗戰之需。隨后于24日乘船至漢口慰問前線將士,向20位“勞苦功高之高級將領”獻錦旗。代表團還參加了漢口各界“七月七日抗戰周年紀念大會”。

              在內地期間,代表團發布了《西康民眾慰勞前線將士代表團敬告將士書》《西康民眾慰勞前線將士代表團回康宣告書》,宣傳抗日救亡,號召康藏廣大民眾積極投入抗日活動,以多種方式,為抗戰募捐。他們表示,“將西康民眾所捐之來貢獻中央,將來任務完畢回康,即將此次前方同矚實況,宣告西陲民眾,盡以地方人力物力,在政府指導之下,分期貢獻,而為諸位將士之后援,代表等并深以未及走遍各戰線為傷,就此謹祝我全體將士之健康,抗戰勝利萬歲!”


            圖為《西康民眾慰勞前線將士代表團敬告將士書》封面 圖片由喜饒尼瑪提供

              在全民抗日救亡運動中,藏族僧俗民眾積極參加抗戰,捐款捐物,組織抗日團體,進行抗日宣傳,祈禱抗戰勝利,用自己的行動為國家的安危奔走抗爭。尤其在組織邊疆抗日力量、安撫淪亡地區民眾與防范妥協勢力上,體現了他們的民族大局意識和挽救國家危亡的歷史使命感。特別是一些藏傳佛教僧人的參與,是佛教思想在現世的應用與和平理論的踐行,是他們對救國、護教行動的體現與表達。(中國西藏網 特約撰稿人/喜饒尼瑪)

              主要參閱文獻:

              《申報》(漢口版),1938年7月。

              《新華日報》,1938年7月。

            (責編: 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博雅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