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333f1"></big>
      <big id="333f1"><progress id="333f1"><thead id="333f1"></thead></progress></big>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矢志攻堅,使高原凍土成為科研“熱土”

            發布時間:2020-11-16 09:05:00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講述人: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設計研究院黨委副書記、總經理 汪雙杰

              1983年7月,我從西安公路學院(長安大學前身)畢業,第二年便受當時交通部委托,奔赴喀喇昆侖山,為一條通往全軍最高邊防哨所的邊防公路進行勘察設計。那條公路海拔4700米左右,當時的工作環境之艱苦,歷歷在目:窩在大卡車后廂里忍受山路顛簸;扛著測量儀器,走幾步就要停下來喘息;胸口憋悶呼吸困難;風大時吹得人站不穩;雨雪冰雹隨時來襲,卻無處躲避;加班到深夜,頭疼欲裂難以入睡,次日清晨又得早起前往工地……

              第一次與青藏高原結緣,給我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雖然艱苦,卻深感工作有價值。從那以后,只要單位承接了西藏公路勘察設計項目,我總是爭取前往,不僅跑遍了進出藏的條條國道,而且對西藏公路沿線常見不良地質及災害有了全面了解。

              20世紀70年代,中央作出了青藏公路鋪設油路(瀝青路)的重大決定。此后,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設計研究院三代科研人員薪火相傳、攻堅克難,累計觀測數據300多萬組。正是由于這種持續近半個世紀的深入研究和技術沉淀,使高原凍土成為科研“熱土”,讓青藏高原不再是不可逾越的“第三極”。

              2001年,在我國知名凍土專家武憼民先生舉薦下,我成為當時交通部投入經費最多、研究人員最多、科技影響最大的“多年凍土地區公路修筑成套技術研究”項目負責人,帶領團隊長年累月地戰斗在青藏公路沿線。在2001年至2008年這關鍵的八年間,我們刻苦攻關,在多年凍土地區公路建設技術領域取得一個又一個重大突破。2008年,我主持的“多年凍土青藏公路建設和養護技術”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帶領的團隊兩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這些科研成果在青海、西藏公路建設中得到全面推廣應用,也使我國在國際凍土工程領域保持領先地位。

              為了盡快培養更多有志于凍土研究的年輕人,近十年來,我們先后創立交通運輸部“多年凍土地區公路建設與養護技術交通行業重點實驗室”、科技部“高寒高海拔地區道路工程安全與健康國家重點實驗室”、交通運輸行業野外觀測基地。作為實驗室主任、年輕人的導師,不論管理工作多繁重,我始終堅持言傳身教,做好傳幫帶工作。

              如今,以“80后”為主體的第三代凍土科研人員已擔負起延續高原凍土科研火種的重任。在青藏公路的歷次整治、改建中探索形成的凍土工程研究方法與測試技術,奠定了我國凍土工程的研究基礎,我國凍土工程理論與技術體系得以創建。

              “初心在方寸,咫尺在匠心?!弊鳛榈诙鷥鐾量蒲泄ぷ髡咧械囊粏T,我始終認為匠心之難既在于“匠”,更在于“心”。面向未來,只有把“兩路”精神傳承下去,才能扛起時代賦予的歷史使命,肩負起大國工匠的時代責任。

            (責編: 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博雅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