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333f1"></big>
      <big id="333f1"><progress id="333f1"><thead id="333f1"></thead></progress></big>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藏北故事】我也愿做一名“草原人”

            唐召明 發布時間:2020-06-19 09:16: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黑帳篷

              紅瓔珞

              白桅桿

              像高原深處的碉堡

              四四方方坐落在那里

              故事的眼神

              從黑帳篷的天窗里窺探

              同裊裊的炊煙一起

              享受世間的盛情

              ……

              這是藏北詩人、時任那曲縣縣長扎南曾為草原黑色牦牛毛帳篷所作的一首詩。

              那是2009年8月12日中午時分,一年一度的那曲賽馬會正在舉行。

              那曲賽馬會,也稱羌塘恰青賽馬藝術節,藏語叫“達爾久”,是藏北規模盛大的傳統節日。

              

              這是時任那曲縣縣長扎南(右)與中石化首批援藏干部李一超(左)在那曲賽馬會的大“黑賬”里,正在交流牧民傳統火槍的使用方法(唐召明2009年8月12日攝)

              當日,我和中石化首批援藏干部李一超因救助班戈縣脖子下長著巨大腫瘤的牧女斯求卓瑪,從北京來到班戈,又從班戈來到那曲鎮。

              在賽馬會如云的帳篷區,我們見到了時任那曲縣縣長的扎南。他身材高大魁梧,與李一超曾在班戈縣當過正、副縣長。我和扎南以前就認識。至今他還記得1989年盛夏,我在那曲賽馬會上首發《神秘的藏北無人區》一書時的每個場景,并一直鼓勵我寫續集。后來,我撰寫出版《走遍藏北無人區》一書,可以說與他的鼓勵密不可分。

              三人都是老朋友,一見面有說不完的話題。為了不影響我們在那曲趕火車,扎南帶我們先參觀一頂巨大的牛毛帳篷。

              

              這是人們在排隊參觀那曲賽馬會所展示的巨大黑色牦牛毛帳篷。這頂大“黑帳”占地面積3600平方米、內部有效面積666平方米,可供上百人自由活動(唐召明2009年8月12日攝)

              這頂名叫“巴拿扎西林杰”的觀賞篷,由那曲地區旅游局和那曲縣政府協同制作完成,僅牛毛就用了4300公斤。它占地面積3600平方米,內部有效面積666平方米,可供上百人自由活動,堪稱當時的牛毛帳篷之最。

              看著扎南如數家珍地向我們介紹“大黑賬”里所展示的牧民生活物品。我不由得想起這位“草原人”的傳奇經歷。

              扎南是一位真正的草原人。他出生在那曲,從小在逐水草而居的帳篷里長大,直到12歲時才背著書包走進學校。

              他在羅瑪鎮中心小學上了三年學,后考入那曲地區中學師范班,畢業后留校。在學校當過伙食管理員、伙食會計等。那時教學質量差、雖說中專畢業,按照扎南的說法,其實只有小學三年級文化水平。在領第一份工資時他因不會寫領條,還被學校會計嘲諷過。

              由此,他開始自學文化,把自己深深埋進書海里,幾乎所有時間都是在苦讀中度過。詩歌、文學、歷史、哲學……他越讀越感到充實,也從中領悟到求索的艱難和幸福。同時,他的工作能力也迅速提高。后來,他被調到那曲教體局當會計,再后來考入中央民族學院干訓部,獲大專學歷。

              

              這是唐召明(左)與時任那曲縣縣長扎南(右)在那曲賽馬會的帳篷前合影留念(唐召明提供,2009年8月12日攝)

              32歲時,自學成才的扎南被調到班戈縣任副縣長,直至任縣長。沒過幾年,他又被調到那曲縣任縣長、那曲地區政協副主席、那曲行署副專員,直至“地改市”后擔任那曲市副市長一職。盡管身份變了,但他對草原的熱愛一直沒有變。

              帳篷、草原、牧人,是扎南詩歌創作的永恒主題。正如他在《晨曦》自序中所言:“牧人的生活既簡單又豐富,簡單到一瓢茶香,一縷微笑……我在12歲之前生活在牧區,這成為我一生豐富的想象之源?!币舱沁@種經歷,使他所寫詩歌常帶有濃濃的酥油味和淡淡的牧草清香。

              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創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詩歌,出版了《羌塘晨曦》《羌塘晨歌》等詩集,還在《西藏文學》《中石化報》上發表了許多詩歌,并獲在職研究生學歷。

              

              這是唐召明(左)與那曲市副市長扎南(右)在雙湖縣城合影留念(唐召明提供,2019年9月20日攝)

              扎南是我心存敬意的人。他那清麗、委婉、細膩的詩歌展現了草原美景和鄉土生活,以及牧人廣闊的胸懷,讀后讓人有一種夢回草原,夢在草原,夢圓草原之感。

              我與藏北草原結緣30多年來,或許是彼此對草原熱愛的緣故,有許多次我倆在班戈縣、雙湖縣、比如縣、那曲縣等地總會不期而遇。

              其中,有兩次相遇令我十分難忘。那是2014年盛夏的一天,我來到雙湖縣剛在賓館住下,與幾位朋友正聊天,恰好扎南從門前路過,他聽出我的說話聲音:“這不是老唐嗎?”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時任那曲政協副主席扎南。他正好來雙湖“下鄉”,同住一個賓館。就這樣,我倆在中國最年輕、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雙湖縣巧遇了。

              晚上,扎南叫我同去雙湖縣委書記南培房里喝酥油茶。南培也是老朋友。2013年盛夏,我所著《走遍藏北無人區》一書,作為獻給雙湖“撤區建縣”的禮物,南培在慶祝大會上給我安排了此書的首發和贈書儀式。

              

              這是唐召明(左一)與雙湖縣縣委書記南培(右一)等領導在贈書儀式結束后合影留念。當日,唐召明所著的《走遍藏北無人區》一書在雙湖縣舉行了首發和贈書儀式(唐召明提供,2013年7月27日攝)

              朋友相聚總是無比快樂。我們聊草原,說草原,自然說到了《走遍藏北無人區》一書?;诖藭鴮﹄p湖無人區開發事業的貢獻,扎南笑著說:“班戈縣授予老唐為‘榮譽縣民’,那雙湖縣就授予老唐為‘榮譽牧民’吧!”南培當即表示贊同。愉快的夜晚,一直存在我的心底。

              還有,2017年盛夏的一個夜晚。我和新華社同事程云杰及中石油援藏干部胡勇乘車從雙湖縣趕往拉薩,路過班戈縣。湊巧在此“下鄉”的時任那曲地區行署副專員扎南聽說后,與班戈縣縣長次仁扎西、中石化援藏干部褚洪金一起餓著肚子,等到很晚與我共進晚餐,僅僅為了老朋友見個面。

              去年盛夏,我作為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志愿者向藏北牧民捐贈高原撿拾車,又一次與時任那曲市副市長扎南相遇,他還笑談“榮譽牧民”之事,讓我心里感到暖暖的。

              時間久了,藏北人不論職位高低、坦誠相見的草原性格,給我烙上了深深印記。那就是,我也愿做一名“草原人”。(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博雅彩票